首页>关于我们>



郑州民间借贷调查结果

2014-11-28

股东之间的利益纷争让担保公司的借款方产生恐慌心理,3月22日,数百名放款人(放款人在当地被称为“理财客户”)担心通过河南诚泰投资担保公司借出去的钱无法偿还,将郑州市农业路上一家四星级酒店的15楼和23楼(诚泰公司所在地)围堵。

事发后,郑州市成立工作组,由市委书记连维良亲自坐镇指挥,3名主管副市长具体负责。据了解,郑州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至少有80名警力都用在了对这个案件的侦查上。

5月6日上午,工作组给放款人开会,将此案定性为非法集资。

民间借贷乱象正在被揭开,而民间金融所谓的“郑州模式”也正在接受现实考验。

股东纠纷引爆诚泰事件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郑州市投资担保业呈现出迅猛的发展势头。仅2008年,郑州市就新增担保公司128家。

2009年9月,河南隆达投资担保公司(以下简称隆达公司)注册成立。运营模式主要和一家名为隆阳的贸易公司结为伙伴关系,由隆达公司提供担保,放款人将钱借给隆阳公司,从中收取利息。

据记者了解,隆达公司有三位股东:法人代表、董事长李新生占据50%的股份,据说其在平顶山经营煤矿生意,家底殷实;同是平顶山籍的张俊义曾任平顶山卫东区财政局副局长,有着良好的政府关系,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而另一位则是30岁左右的曹梦华,有8年的行业经验,作价技术股,任公司总经理。

看似这是一个梦幻组合。正当三人想大展拳脚之时,隆达公司却未能获得郑州市中小企业局颁发的备案证。

2010年10月20日,李新生和曹梦华又成立了河南诚泰投资担保公司(以下简称诚泰公司)。而另一位股东张俊义在此前两个月也另起炉灶,成立河南千金投资担保公司(以下简称称千金公司)。彼时,郑州市施行行业准入制度,投资担保公司必须获得一张担保业备案证才可经营。双方各起炉灶的一个重要原因或在于以新的身份拿到“牌照”。而诚泰公司和千金公司均是刚刚成立的公司,从注册到拿到牌照,仅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据行业人士透露,郑州市1000多家投资担保公司只有300多家能够获得“牌照”。

诚泰公司成立后,总经理曹梦华逐一打电话给借款方,告知他们“公司变了名称,要求更换一下合同”。许多投资者吃惊地发现,新公司的办公地址、办公人员都是之前的河南隆达投资担保公司,发生变化的只是公司名称。

2010年11月底,刚拿到备案证不久,诚泰公司法人代表李新生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做了开颅手术。李新生在老家平顶山修养期间,曹梦华拿着据说涉及到股东之间重大利益分配的一纸协议,要求李新生签署。因李新生拒签,曹梦华带人对其大打出手,曹后被当地警方控制并被判拘禁4个月。

董事长生病,总经理被抓,一时间诚泰公司群龙无首。据知情者反映,另起炉灶的张俊义在曹梦华介绍下介入诚泰公司事务。直到曹梦华被抓,李新生姐姐李新玲拿着一张法人委托书掌管诚泰公司事务。

放款人到诚泰公司兑付本息未果。李新玲遂带着两名律师查诚泰公司的账,发现有409份合同不能兑付,涉及1.28亿元。

诚泰公司一位财务人员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在李新生生病,曹梦华没被抓之前,进到诚泰公司的钱是直接打到曹梦华的个人账户上,并未流向隆阳公司账户。

变异的“郑州模式”

一位借款人认为诚泰事件是一个转折点。如果不是曹梦华出事,诚泰公司巨大的现金往来会将整个事件掩盖,整个行业的潜规则也不会公之于众。

在人们的印象中,担保公司是服务于银行,帮需要资金的企业担保,从银行获得贷款。但在河南,这仅是担保公司业务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担保公司安排借款人和放款人直接对接,由担保公司作保,签署一份三方合作协议。放款人直接将钱按照协议约定借给借款人。如果协议约定还款时间到了,借款人没有能力偿还,将由担保公司按照协议无条件代为偿还。这也就是所谓的“郑州模式”。

从理论上来讲,郑州模式能够最大程度上保证放款人的利益,且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但事实上,“郑州模式”在操作中早已被异化。让放款人接受这种融资模式的是高息诱惑。

在将一笔钱借给隆阳公司时,曹梦华称隆阳公司的法人代表临时出差,拿着隆阳公司的一张法人委托书代替隆阳公司签署三方借贷协议。而记者采访的多位借款人均证实签署三方协议时隆阳公司法人从未在场。

王先生曾是“郑州模式”的受益者,曾一次又一次将钱放到担保公司,从中收取高额的利息。虽然名义上是一分五的利息,并未高过国家规定利率的4倍,但实际上,他暗中还会从担保公司那里拿到1分的利息,这1分利息并不体现在合同上。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

事实上,2.5的利息并不是最高的,在郑州担保界,有担保公司让业务员在街头派发彩页宣传6分利息的“理财产品”。

担保乱象

诚泰公司出事的消息让整个河南担保界的神经为之紧绷,而担保业乱象正在被揭开。

据记者调查,许多担保公司设立一个贸易公司作为“托”,引诱投资者将钱借给假公司,实际上是担保公司自己来借钱。在郑州,一些大企业或者房地产开发商注册一个担保公司来为自己融资,也是非常常见的情况。

不久前,郑州市将所有的担保公司的备案证换发成经营许可证,没有备案证的公司只能关门大吉。而事实上,已经有十多家担保公司主动关门。诚泰事件恰好就发生在整顿期间。据记者了解,郑州市中小企业局局长杨虎臣曾对一些放款人抱怨,虽然大部分担保公司都在超范围违法经营,但“很难管理”。

截至2010年底,河南全省各类投资担保机构达到1159家,而在2007年,河南省担保机构才不过100多家。河南担保机构占到全国担保机构数量的20%,其中80%的担保公司的总部都设在了郑州。

但业内人士指出,主管单位监管缺位正是诚泰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更何况诚泰事件发生在郑州担保业整顿期间。记者就此屡次致电采访中小企业局,均未得到对方正面回应。

一方面是郑州市7万多家中小企业面临着融资难题,另一方面担保行业乱象频发、监管乏力。郑州民间金融正经历巨大的挑战。

资料

民间金融

民间金融是与官方金融相对而言的。官方金融是属于正式金融体制范围内的,即纳入我国金融监管机关管理的金融活动。因此,民间金融主要是指在我国银行保险系统、证券市场、农村信用社以外的经济主体所从事的融资活动,属于非正规金融范畴。

具体来说,民间金融具备以下几个方面的含义:

(1)从交易活动的主体来看,交易的对手基本上是从正式金融部门得不到融资安排的经济行为人,比如发生相互借贷行为的农民,创业企业获得创业资本。

(2)交易对象不是被正式金融所认可的非标准化合同性的金融工具。

(3)正式的金融中介具有规范的机构和固定的经营场所,而目前的民间金融一般不具备这些特征。

(4)民间金融一般在金融监管当局的监管范围之外。

上一篇 下一篇 新闻列表

关注我们

咨询方式

客服热线

400-909-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