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我们>



2015年中国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

2014-12-23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迅速召开党委会,传达会议精神,并对人民银行系统贯彻落实会议精神进行部署。据了解,在即将召开的2015年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上,还将根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全面部署货币政策、金融改革和稳定以及金融服务等各项工作。会议强调,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央行将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定调2015年宏观经济政策的主基调,考虑到明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内外环境更趋复杂,政策操作将面临新的挑战,建议宏观调控应以“盘存量,控增量,提效率”为主要着眼点,财政政策要更有效,货币政策要更灵活。继续加大政策创新力度,注重政策合力、提高政策效率,这是取得“短期与长期”,“周期与结构”、“风险与效率”之间平衡的关键。

一、未来货币政策取向是“补缺口”而非“总量放松”。

随着美元进入强势周期,外汇流入将出现缩减甚至负增长,从而切断我国基础货币主要来源。应坚持“量价兼备,张弛有度”的原则,央行盯住“流动性水平”而非“流动性总闸门”以提高货币政策的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货币政策不应排斥总量工具,应适时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从而提高货币乘数。

虽然央行在2014年末已经启动降息,但是2015年中国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动用利率杠杆的可能性和空间。一方面,由于央行逐步退出常态干预,明年央行口径的新增外汇占款会进一步下滑,在基础货币需求变动不大的背景下,意味着明年基础货币缺口将更大。另一方面,考虑到当前全球不确定性风险依然频出,国际大宗商品、能源价格进入下行周期,而国内去产能过程缓慢,特别是美国10年期、3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处于历史低位。因此,如果美联储不提前启动加息,货币政策仍存在进一步降息空间。

二、央行主要货币政策目标应是降低社会实体融资成本。

未来我国需要逐步确立以利率为操作目标的货币政策体系,加强货币政策对短期、中期和长期利率的引导,有效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一方面继续增加直接融资比例,另一方面继续引导利率下行,利率框架不妨以 “短期利率走廊+中期政策利率”为框架,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降低正回购利率等引导货币利率下行,但相对于短期利率,中期政策利率对降低社会融资成本至关重要,因此,需要不断创新完善政策工具箱,抵押补充贷款(PSL)、中期借贷便利(MLF)等引导中期政策利率的新型工具须进一步推出。

三、货币调控强调与实体配合避免“脱实向虚”倾向。

近两年来,金融和政府部门创造的货币增速在上升,而居民企业、国外部门创造的货币增速下降。货币结构变化所反映出来的一个重要转变是中国货币创造的“脱实向虚”倾向。因此,进一步加强货币政策、信贷政策与产业政策协调配合,在重点发展产业领域要保障适度流动性,实施定向、定量、定期宽松。

特别需要采取创新融资工具,鼓励金融机构加强和改善对创新型企业、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信贷支持,加大定向支持力度;确保实现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和增量“两个不低于”目标,即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平均水平、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不折不扣地将定向宽松政策落到实处。


四、放宽存贷比限制进一步增强货币政策效率。

改革主要思路是“降低分子,扩大分母”,未来可以考虑存款端增加稳定性较好的金融工具款项,比如同业存款、同业存单、创新类金融产品等主动负债工具,其流动性接近于存款性质,可计入分母;在贷款端比如再贷款、小企业专项债等与资金来源相匹配的贷款应从分母中扣除,这样将大大提高货币存量,显著增强货币政策的实施效果。

五、优化央行资产负债表结构推进政策框架改进。

在央行体系中,需要优化央行资产负债表结构推进政策框架改进。随着国际收支趋于平衡,以及前些年受制于汇率和结售汇制度安排的被动投放——外汇占款压力已经减轻,我国货币供应条件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需要调整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和结构,增加和调整国内资产规模和资产组合为实体提供流动性。

六、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

“盘活财政资金”已成为影响财政资金使用效率的核心问题。就长期来看,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是简政放权,通过统筹预算,压缩政府规模,减少财政收支规模,从根子上解决财政支出“虚胖”的问题。在短期内,需要清理、归并,合理安排预算支出。

七、适当扩大财政赤字。

财政压力适当上移,建议在2014年财政预算赤字13500亿元的基础上,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2015年可将赤字率扩大到2.5%,仍在3%的底线之内,赤字规划可扩大到1.7万亿,新增3500亿元。

八、加快推进税制改革。

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全面完成“营改增”,要通过结构性减税“还税于民”,清理各类税费,调整税制结构,稳定税负、定向减税和调整支出结构,向科技创新和民生领域重点倾斜,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释放居民消费能力。

九、尝试发行永续国债。

扩大国债的发行规模,增加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国债持有比例。我国国债负担率为20%左右,远远低于国际上60%的警戒线,国债发行的空间充裕。由于公共投资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的公益性建设项目,由于建设资金需求量大,为弥补资金缺口,地方政府不惜对外举债、背负利息。可以尝试发行永续债等新型债务融资工具,用于公共基础设施、重大民生项目等长期投融资,也可以增加居民融资渠道。

十、央行国库基金单一账户管理。

近年来,国库留底资金的规模在3万亿左右,包括年度预算结转结余资金,央行国库中的留底资金,还有设立在商业银行中财政专户的结余资金。统计数据显示,18个省本级政府设立的财政专户多达480个左右,存款余额相当于其国库存款的44%,如何让这些沉淀的财政资金被有效利用是提高财政政策效率的关键问题。建议财政部与央行加强协调配合,建立长期、规范、有效的国库现金管理制度,成立统一国库基金管理账户,并通过市场运作获取投资收益。提高分散资金的使用效率。


上一篇 下一篇 新闻列表

关注我们

咨询方式

客服热线

400-909-9888